纷纷雨首页 | | 背景音乐 (开) | 帮助 | 加为友情纪念 | 申请个性化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头部分隔条 生平简介 头部分隔条 生前作品 头部分隔条 回忆相册 头部分隔条 视频声音 头部分隔条 纪念文章 头部分隔条 纪念日志 头部分隔条 祝福卡片 头部分隔条 友情纪念
同情别 分隔线 同宗祠 分隔线 同年龄 分隔线 同地区 分隔线 同职业 分隔线 同园区
可爱的“小巨人”郭言纪念馆
在线纪念 发表祝福 上传生前照片
图片左边框 图片上边框 图片右边框
郭言
郭言
图片下边框
姓 名: 郭言
性 别:
国 家: 中国
省 份: 广东
城 市: 东莞
生 辰: 2010
忌 日: 2015-10-20
星 座:
馆长心语 更多>>
  首页 > 纪念馆> 生平简介
    感动无数读者的东莞眼癌女童在老家告别了这个世界
    安徽省东至县人民医院肿瘤科,23张病床住满了。年纪最大的80多岁,年纪最小的是郭言,这个5岁的眼癌女童。
    清晨,阳光从楼道口的玻璃窗照进来。郭言的状态似乎好了一些。每天都有亲戚过来探望,似乎都把这当成了最后的时刻。临走留下的礼金,郭玉慧都要塞回去。在去美国治疗的梦破碎后,钱不重要了。
    然而,生命的时间表已经排定。10月20日深夜,郭言停止了呼吸、心跳。这个可爱的“小巨人”和折磨她的癌症一同远去。
    再多的爱,也留不住她的笑
    郭玉慧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去年12月初,手术摘除左眼球后,“至少还有一个眼睛,至少还活着”;到今年7月底,癌症复发,医生束手无策时,他和妻子想的是,“去美国,或许还有机会”。
    知道去美国需要800万元时,夫妻俩才开始发愁。9月11日,《广州日报·东莞新闻》报道了小女孩坚强乐观的抗癌经历后,突然间无数的捐款涌了过来。3天捐款超过60万元,6天捐款超过168万元,到第十天,捐款已突破200万元。
    郭玉慧的银行账户和手机绑定,每收到一笔钱都会有短信。那些天,从早到晚,他的手机短信就没有停过。也有人通过公布的电话联系上他们,直接在网上转给他们。郭玉慧曾想把所有捐款者的明细公布在网上,以备监督。“不过,捐款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手机截屏根本不可能,去银行打印明细也要打很多很多页”。一笔笔捐款多的1000元,少的50元、100元,凑成200万元这个数,捐款者超过了1万人。
    郭玉慧是东莞第四高级中学的老师,学生们从报纸上得知这个消息。那个周末,他们走上街头募捐;中堂镇的师奶们也到广场义卖美食。
    无数的爱心鼓励着他们前行。9月17日,郭玉慧和妻子甘丽带着孩子到上海做去美国治疗前的检查。就在上海的这10多天里,病情却突然恶化,癌细胞扩散至脑部,美国的医疗机构也无法救治了。
    10月12日从上海儿童医院回到东至县人民医院,结局已无法改变。从希望到坠入无尽的黑暗,只用了一个月。再多的爱,也留不住她的笑。
    希望破灭,钱一点也不重要了
    10月15日上午9时,病房里的郭言早已醒来。从9月17日到上海做检查开始,郭玉慧几乎每天24小时都陪着郭言。10月12日回到东至后,他也没有离开过女儿。
    郭言醒来后,甘丽用热水洗了毛巾,轻轻地擦拭女儿的脸和手。郭言的手腕又瘦了一圈,她右眼无神地盯着,妈妈跟她说什么,她似乎都没听见。这让郭玉慧有些担心。“怕是在上海昏迷抽搐的时候影响到了脑,有些脑损伤了,现在根本不是正常的状态”。
    这在郭言用手指划动手机屏幕的时候,郭玉慧已经发现了。和其他小朋友一样,郭言很喜欢玩手机。她用右手食指快速地在妈妈的手机上划动,反反复复。“前两天我让她做些什么的时候,她也是用手指快速地在奶瓶上滑动,她好像是无意识地在做。”郭玉慧说。
    郭言能自己剥开橘子,妈妈把橘子压成汁,用勺子慢慢地喂给她。她不急不躁,一声不响,有时候,她安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一大早,郭玉慧的舅舅和舅妈来了医院。在病房阳台,舅舅坐了下来,舅妈站在一边,都沉默着。
    临走,舅妈掏出礼金给郭玉慧。郭玉慧推辞,来来回回好几次,他终于还是把钱塞进了舅舅的口袋。“现在不缺钱……你们人来就好。”他说。
    一个月前,他们还在到处想办法,希望筹够800万元去美国。现在,钱一点也不重要。在癌细胞转移到颅脑,连美国的医院都不肯收治时,钱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
    最后时刻,心愿只能变成遗憾
    最近几天,不断地有亲戚来。郭玉慧有个姐姐一家人在北京,也赶了回来。每个人似乎都把这当成了和郭言见面的最后时刻。曾经活泼可爱的宝贝,现在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话也说不了。
    在走廊的尽头,阳光暖暖地照着,传来学校广播的声音。这让郭玉慧也想起了自己的学校。他一个月没去上课了,校长让他别担心,安心照顾好女儿就行。
    他曾和妻子开玩笑,“干脆什么时候回东至算了”。但想到自己教的是生物,是一门学生和家长都不会太重视的课,他又没了热情。但他确实很想回家,在外面的时候,最想家。他一直不明白,女儿怎么会得患眼癌。在这之前,他都不知道还有眼癌。但女儿患病后,他发现,就连老家的癌症病人也不少。
    郭玉慧叹了口气,他说他曾想等女儿大一点,要带她先把爸爸妈妈读过的小学、中学走一遍,再把爸爸妈妈小时玩过的地方走一遍。但现在,好像来不及了。郭言动不了,下床都难,回到他儿时的家成了奢望。
    这点心愿,终成遗憾。
    最后的时刻
    午睡醒来,甘丽把女儿的病床摇了起来,这样郭言就能半坐着了。一台DVD一体播放器开始放动画片,一个下午她都在看。等到傍晚,稍微有些累时,她躺下来,但侧睡着,还要看动画片。
    早上时,走廊上还有两张加的床位,一个10多岁的男孩和妈妈睡在那,男孩的额头被蚊子咬了红块。等到下午,母子俩搬进了房间,305病房靠门一侧的病床,换了被褥之后,有了新病人。
    就在这前一天,10月14日傍晚,305房的这个病床上,一位49岁的女癌症患者没了呼吸和心跳。护士用白布盖住她的脸时,她的丈夫和孩子的痛哭声,整个楼道都能听到。
    郭言的病房就在隔壁。甘丽和郭玉慧目睹着这一幕,甘丽的眼睛红了。郭玉慧说,甘丽看着很坚强,但“她曾跟我说,如果女儿不在了,她也不想活了……”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妻子的心原来就像洋葱,一层层地剥开,就只剩下空心和眼泪。
    东至县人民医院肿瘤科的刘林涛医生是郭言的主治医生。郭言是他收治过的年纪最小的癌症患者,“她很坚强,打针都不哭,我们好多医生护士,看着她都掉泪了”。
    他说,在他们医院肿瘤科的癌症病人,基本上都是在大医院里治疗过,到最后快不行了,其他治疗没法做了,才转回老家来。20多个病床上躺着的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
    “上海儿童医院的专家肯定也做了评估,她不适合用大剂量的积极治疗,她承受不了。”刘林涛说,14日傍晚过世的49岁的病人,是胃癌合并全身转移,“之前在省立医院时,医生就不建议她做治疗,但家属想做,最终反而加速了疾病的进程”。
    郭玉慧明白这一切。他只盼着女儿的病情能平稳下来,能自己吃东西,“那我就带她回东莞”。按照东至的风俗,不满18岁的孩子在外面离世,遗体不让进村,只能在村口用木盒子装了去掩埋,父母还不能知道掩埋的地方。
    然而,郭言没能回到她生长的东莞看一看。无数热心人的关心,上万读者向这个家庭伸出的援手,都没能阻止死神的降临。
    10月20日深夜,郭言停止了呼吸、心跳,这个可爱的“小巨人”走了。
    甘丽说,走的时候,宝贝笑了,很安详。
 

馆长:yaehai | 馆号:16731  | 创建时间:2015-10-22 15:03:10 | 馆长在线陪护时长:
网址:  复制纪念馆地址   纪念馆地址以邮箱方式转告给其他好友
网站简介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个性化馆说明
Copyright www.fenfen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纷纷雨纪念网 皖ICP备B2-20090012号
客服电话:0562-2828653 传 真:0562-2832925 客服邮箱:fenfenyu.com@163.com
  关闭  
关闭
关闭
纪念子女群
  120733184
综合纪念群
  329373139